新會區景堂圖書館古籍修復師譚錦華:
故紙堆裏“修復”舊時光

 來源:江門日報  發表時間:2020-12-03 09:38
譚錦華在認真修復古籍。
掃掃二維碼 看新聞視頻

    11月的南方天氣如同夏日一樣炎熱,焦躁的蟲鳴不時在花叢中響起,池水中的魚兒也不時出來透氣,新會區景堂圖書館古籍修復師譚錦華正襟危坐在工作台前,屏住呼吸,謹慎地將殘舊交纏的書頁一張張分開。

    譚錦華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古籍修復技藝代表性傳承人、國家圖書館古籍修復師杜偉生的徒弟。在她看來,古籍修復師是一份寂寞而又熱鬧的工作。寂寞的是始終一人,坐在台前,站在書前;熱鬧的是一份份沉澱的歷史,在向她傾訴着期盼修復的願望。而她,靜坐方尺間,在故紙堆裏“修復”舊時光。

    策劃/葉桃

    統籌/王平強 王建華

    文/圖 張華熾 郭永樂

    視頻/郭永樂

    妙手回春

    讓“生病”古籍“活”起來

    “我們古籍書修復師,就是讓書本從我們手中得到‘治癒’,讓知識的薪火一直傳承下去。”譚錦華説。

    新會區景堂圖書館隱藏於鬧市,已有近百年曆史,保存有1.3萬多冊古籍文獻,是廣東省古籍重點保護單位。館藏的明嘉靖四十三年《大學衍義通略》被列入國家珍貴古籍名錄,其他21套古籍被列入廣東省珍貴古籍名錄。

    隨着時間的流逝,部分館藏古籍文獻存在黴變、蟲蛀、脆化、鼠齧、斷裂等多種形式破損。若沒有古籍修復師,這些珍貴的古籍將煙消雲散,所以古籍修復是景堂圖書館的重要任務。

    古籍修復師並不是一門新興職業,在中國至少已有上千年曆史。敦煌遺書中就有“裝潢手”的身影,《齊民要術》中也有關於圖書修補技藝的描述,故宮武英殿曾是當年的皇家古籍修繕點。明代收藏家周嘉胄稱該職業擁有一雙“補天之手”,使故紙延壽千年。

    古籍修復工藝複雜,修復一冊古籍從配紙到最後的裝訂,往往要經過拆書皮、扯捻、溜口、倒頁等幾十道工序,還要做到通古今、知人文,對修復師的素養要求極高。這個行業大都是師傅帶徒弟,手把手教出來的。杜偉生曾表示,古籍修復師是小眾中的小眾,這份路窄而長的工作並不輕鬆。書庫裏,浩如煙海的典籍等着他們妙手回春;案台上,片言隻字都需心靜如水認真對待。

    譚錦華説,時間讓大量古籍“病”得很厲害,古籍修復師就在和時間賽跑的過程中,用藝術家的妙悟、匠人的手藝和醫生的品格,與古籍彼此凝視、互道珍重。

    深刻經歷

    修復《萬國史記》讓她自豪

    像往常一樣,譚錦華先做漿糊備用,需攪拌30分鐘。做好漿糊後,她坐在工作台前,開始對厚度僅有0.05毫米的紙張施展“修復術”。她將一頁古書小心翼翼地放在工作台上,噴灑上水並用毛筆把書頁輕輕展平,再蘸取用澱粉製成的漿糊塗抹在破洞處。接下來,她將已經修補完破洞的一張書頁取下,等待壓平。“這邊結束後,還要將已修補好的書頁壓在木板中間進行壓平。”譚錦華説。

    書桌的一角,有一套已經修復好的《萬國史記》,以及一對翻閲古籍時需要使用的白手套。這套書皮齊全的《萬國史記》,此前紙張焦脆、斷裂,老化嚴重,書頁變色,無書衣和護葉,前後書頁散落。“這套書的修復工作歷時長,動用的科技手段多。”譚錦華説,為了保證修復質量,該書多次送往國家圖書館實驗室進行各種數據檢測。譚錦華自豪地介紹説,該書主要記述亞非歐美等幾十個國家的歷史風俗民情,是近代日本第一部以漢文編纂的世界史、晚清時期流行的早期世界史著作,對於近代中國知識界和中國史學近代化有着重要影響。

    古籍修復程序繁多,拿到需要修復的古籍,譚錦華首先需要靜思,“首先要制定修復方案,這要慎重,不能伸手就來。”她説。

    古籍修復有幾個基本原則:整舊如舊原則,意思就是修復書籍時,要儘量保留書的原始面貌;可逆性原則,簡單來説,就是保證有“後悔”的機會,在未來需要時,可以去除修復痕跡並恢復到原狀態;最小干預原則,最低程度干預是基本原則,最大程度保持文獻的原貌;安全性原則,保證修復措施安全、修復材料安全以及文獻信息的安全。

    翻開《萬國史記》,仔細辨認,可以看出修復痕跡,並且可以看到許多空白的地方,譚錦華解釋説:“有些人以為我們修復師會把磨損或看不清的字重新填補,其實這是一種誤解。文獻本身具有很高的研究性,我們不會對文字內容進行填補,否則無法保證文獻的準確性與真實性。修復,不是隻為了補全。”

    提高效率

    傳統技藝與科技相結合

    毛筆蘸漿糊、鑷子撕竹紙、手搓紙捻……譚錦華不停切換着手中的工具,對手中的破損古籍進行破洞修補、晾乾、壓平、打眼、裝訂等修復操作。在她的工作台旁,有三套不一樣的工具,一套是手工中文古籍修復工具;一套是西文古籍修復工具;還有一套,則是一台和書桌差不多大小的機器——紙漿補書機。“中文古籍和外文古籍的修復手法有些不一樣,因為紙張、裝訂方法等都有所差別。”譚錦華説。至於紙漿補書機,譚錦華表示來之不易。

    古籍修復,原則之一就是安全性,修復技術和修復材料是經過反覆衡量,採用新材料、新技術慎之又慎。而在此前一段時間,雖然國家圖書館完成了新型紙漿補書機的研製,紙漿補書技術被進一步推廣,但由於缺少科學檢測,業內還是有不少懷疑的聲音,紙漿補書機的實際使用率並不高。

    “在瞭解了紙漿補書機後,我們一直在研究到底能不能將其運用到實際的古籍修補工作中。要知道,如果純手工修補,面對破損嚴重的古籍書頁時,一個人一天只能修補1到2頁古籍,效率太低了。如果可以運用機器,那就可以更好地搶救古籍。但在研究過程中,我們遇到一個很大的問題,就是紙漿用量的計算,如果不通過精準計算,僅靠經驗,那麼修補效果肯定不能達到整舊如舊、過程可逆的要求。”譚錦華説。為了解決難題,景堂圖書館特別邀請古籍修復專家潘美娣、肖曉梅前來指導。經過一次次實驗,最後確定,1克紙配500毫升純水的濃度最為適合。修補後的和刻本書葉厚度與原來的相差不超過10%,修復效果顯著。

    簡單統計,古籍修復至少有近25道工序,紙漿補書機僅能替代其中一小部分工序。但譚錦華對此十分樂觀,她認為時代在進步,總有一天,科技與傳統工藝相結合將為古籍修復和保護帶來新的變化。

    “每一本書都是一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生命,古籍修復關鍵是要耐得住寂寞,是修藝,也是修心。”譚錦華説。

(責任編輯:李萬兵 )

蓬江區文化館:讓文化藝術觸 ...

    一直以來,市區的江華路和水南路一帶是人們覓食購物的好去處,而蓬江區文化館就藏身在這片喧鬧的老區中,讓市民熱鬧之餘,也有一個安靜的場所休閒放鬆。